汤汤水水

鬼&莱 【完结】 不喜勿入OK→


   那个地方,有一处丛林,也许,有缘的他们会再次相遇。
  那天,丛林的深处传来一阵巨响,这让所有的动物都受惊似的躲回了自己的家里。
  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带着花边帽子的少女提着花篮,望着刚才传来声响的地方,她挽了挽自己的刘海,纤细的手又轻轻的摘下一朵白色小雏菊,没有犹豫的朝着那地走去,她并不害怕,在这儿住了十几年的她,知道这附近不会有什么灾难,更没有什么凶狠的动物。
  离他愈来愈进,她抿了抿嘴,瞪着大大的眼睛,拨开挡在前面稚嫩的枝叶。
   那是一个黑乎乎( ⊙﹏⊙) ,一团的.......[这是什么?]她没有立刻上前,而是在旁边观察了片刻,只见那黑色的斗篷露出一只手。
   是人类!她这回算是毫不犹豫的丢下手中的花篮,从茂密的草丛穿过去,预想掀开那遮住他容貌的黑色披风。
   手指轻轻的附上去时,不料,一只手比她更快的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   “!!!!”怎么回事,她用力的,想扯开被他抓住的手,却无可奈何。
  这样,即使她的心里万分不安与无奈,也改变不了他们相遇的现实。
     就这样,这个不知名的男子被她带回了家。
......
    一束阳光从窗户边垂落,透着窗外的翠绿的柳枝,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,几只蝴蝶诺隐诺现的蝴蝶也轻轻的飞进这个温馨复古的阁楼,顽皮的站在了躺在床上的少年的脸上。
     而这些飞来飞去的蝴蝶,正好打扰了少年的清梦。
   只见,他的睫毛颤了颤,手指摸向了这只调皮的小蝴蝶,他睁开了眼睛,一双温润的猫眼隐藏在了帽檐下。
    这是什么地方?鬼狐想。他只记得刚才被金打飞,之后就躺在这儿了。他用手支撑着坐了起来,对面前的一切感到诧异以及惊奇!
    他甚至有些诧异的望向窗外,窗外盛开着大片美丽的鲜花,柳枝也随着波涛起伏的风儿阵阵飘起,就连外面的小鸟也好奇的对他眨巴着眼睛。这温馨的场面实在刺痛了鬼狐的双眼!
    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!
    突然,门开了,“你醒了?”这是令鬼狐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 微微睁大的眼睛透露了他,对这个人的惊讶。但是,惊讶归惊讶,他与以前一样看见来人之后又瞬间恢复了以往的神情。
      鬼狐欲想着从床上下来。如此狼狈的他现在可无法面对任何人。身体踉跄了几下,见少女伸过来想要搀扶他的手,阴沉着脸闪开,为此还摇晃了两下,留下一句不用管我,便瘸着离开了这儿。
   离开少女家的鬼狐,可以清楚的分辨刚才的少女便是自己以前的下属莱娜。他瞥了眼身后快要看不见的小屋,毫不留情的转身,消失在了丛林深处.......

   那个地方,有一处丛林,也许,有缘的他们会再次相遇。
  那天,丛林的深处传来一阵巨响,这让所有的动物都受惊似的躲回了自己的家里。
  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带着花边帽子的少女提着花篮,望着刚才传来声响的地方,她挽了挽自己的刘海,纤细的手又轻轻的摘下一朵白色小雏菊,没有犹豫的朝着那地走去,她并不害怕,在这儿住了十几年的她,知道这附近不会有什么灾难,更没有什么凶狠的动物。
  离他愈来愈进,她抿了抿嘴,瞪着大大的眼睛,拨开挡在前面稚嫩的枝叶。
   那是一个黑乎乎( ⊙﹏⊙) ,一团的.......[这是什么?]她没有立刻上前,而是在旁边观察了片刻,只见那黑色的斗篷露出一只手。
   是人类!她这回算是毫不犹豫的丢下手中的花篮,从茂密的草丛穿过去,预想掀开那遮住他容貌的黑色披风。
   手指轻轻的附上去时,不料,一只手比她更快的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   “!!!!”怎么回事,她用力的,想扯开被他抓住的手,却无可奈何。
  这样,即使她的心里万分不安与无奈,也改变不了他们相遇的现实。
     就这样,这个不知名的男子被她带回了家。
......
    一束阳光从窗户边垂落,透着窗外的翠绿的柳枝,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,几只蝴蝶诺隐诺现的蝴蝶也轻轻的飞进这个温馨复古的阁楼,顽皮的站在了躺在床上的少年的脸上。
     而这些飞来飞去的蝴蝶,正好打扰了少年的清梦。
   只见,他的睫毛颤了颤,手指摸向了这只调皮的小蝴蝶,他睁开了眼睛,一双温润的猫眼隐藏在了帽檐下。
    这是什么地方?鬼狐想。他只记得刚才被金打飞,之后就躺在这儿了。他用手支撑着坐了起来,对面前的一切感到诧异以及惊奇!
    他甚至有些诧异的望向窗外,窗外盛开着大片美丽的鲜花,柳枝也随着波涛起伏的风儿阵阵飘起,就连外面的小鸟也好奇的对他眨巴着眼睛。这温馨的场面实在刺痛了鬼狐的双眼!
    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!
    突然,门开了,“你醒了?”这是令鬼狐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 微微睁大的眼睛透露了他,对这个人的惊讶。但是,惊讶归惊讶,他与以前一样看见来人之后又瞬间恢复了以往的神情。
      鬼狐欲想着从床上下来。如此狼狈的他现在可无法面对任何人。身体踉跄了几下,见少女伸过来想要搀扶他的手,阴沉着脸闪开,为此还摇晃了两下,留下一句不用管我,便瘸着离开了这儿。
   离开少女家的鬼狐,可以清楚的分辨刚才的少女便是自己以前的下属莱娜。他瞥了眼身后快要看不见的小屋,毫不留情的转身,消失在了丛林深处.......
  在一个茂密危险的森林里,有两个奔跑时的身影,他们互相交错,在透着树荫迸发出来的光照射在了他们身上,此时显得神秘。
    “诶呀,狐狸先生,我家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莱娜笑嘻嘻的问,小手抓住了他的手,软绵绵的发丝轻轻拂过鬼狐的脸庞,他也握着她的手,很软。
    鬼狐伏下心里奇怪的感觉,那双猫眸看了看莱娜,便转过头。
    正当莱娜以为鬼狐不理自己的时候,旁边传来憋闷的声音。
   “鬼狐天冲。”
    “诶?!”瞪大眼睛,里面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     她是看见鬼狐撇过头去,然而,他泛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。
   莱娜轻笑一声。她可没想到鬼狐大人会如此傲娇。
   她说:“啊,你叫鬼狐吗?你好啊,我是莱娜!”莱娜指着自己的脸说到,一副小鹿般的眼神,幼稚地对这鬼狐笑着。
   她悄悄抓紧了手,鬼狐也发觉了,但是看着莱娜认真奔跑的表情也就没说什么。
    前面一条路,丛林的远处破开一个篓子,没有大树的遮挡,那一片显得格外显眼。
    莱娜微微喘着气,对旁边被他抓住的鬼狐说到:“鬼狐快到了。”女孩酥软的声音感觉在鬼狐耳边徘徊,他皱了皱眉,没说什么。
   两人到达小屋。
   鬼狐看着这间木头小屋,随着莱娜走了进去,一个很老式的房间,这里面就一张桌子和一张床,而且房间也很小,虽然简洁,也能给人透出温馨舒适的感觉,也难怪之前鬼狐会觉得这里的画面刺眼。
    “这是莱娜的小屋哦!”莱娜在原地转了个圈,短短的头发调皮的缠在脸上,长长的裙摆也随着弯腰的弧度飞摆着,转起圈来,她笑着“怎么样,漂亮吧~”
    鬼狐不会承认他被萌到了。
    “诶呀!莱娜,你还真吧怪物带回来了啊!”门口是一个妇女的声音,说实话,她开始还真的以为莱娜只是说说,没想到莱娜这乖孩子还真把这怪物给带回来了,她皱皱眉,眼神不安的望向鬼狐。
   “大娘,鬼狐才不是妖怪嘞!”莱娜吐吐舌,可爱的给了妇女一个鬼脸。
   “可是…….”
   “没关系啦~”莱娜牵住鬼狐的手,顺便捏了捏他的耳朵,一副他真的无害的样子。“你看!”随后继续在他的脸上捣乱,捏耳朵,揉脸等招式什么的通通使了出来,也不管鬼狐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继续捣弄着他的耳朵。
忍无可忍无需在忍了。
鬼狐脸色微红地抓住少女不休的手,赏她一个爆栗子:“安静点!”他这么说道。
少女抱着头,不满的鼓起嘴,脸蛋上冒气的两朵腮红,眼睛也十分幽怨“干嘛啦!鬼狐!”
鬼狐冷漠脸,眼神透露着危险的信号,吓得莱娜赶紧躲到了妇女的后面。
而这两人的互动也确实逗坏了妇女,她掩嘴笑起来,倒是奇怪的吸引了对持中两人的注意。
“肿么了,大娘?”莱娜瞥着眉,嘴角勾起神秘的笑容,这笑容看着那个妇女实在发慌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早已凑前去伏在大娘肩上说着,眼睛稍稍的眯了起来。“没事的话,我和鬼狐去玩喽!”举手欢呼。拉着鬼狐就往外跑,这里只留下鬼狐一个探究的眼神,少女的裙摆与少年的黑衣裳同时消失在了门槛。
---------夜晚---------
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,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。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,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,好像要把所有的星星笼罩在一起,任是这儿的一草一物也不想白天那样现实了,能感觉他们空幻的色彩,在这儿诺隐诺现。
一个人坐在上面的一课大树上,黑色的长袍垂落在树枝上,能看见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靠在树枝闭目的场景的样子,而他的下面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女坐在秋千上,神采奕奕的神情让人觉得她依旧存在在现实。
这几天鬼狐住在莱娜的家里,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他也没有哪里去,每次看见莱娜皎洁的白眸子鬼狐总会感觉自己的心里在酝酿的什么。感觉有点甜的不可形容的感觉。
“呐~鬼狐,如果有一天小红帽变成了大灰狼了怎么办~”莱娜荡着秋千,目光一直追随着月光,感觉在憧憬着什么。
鬼狐也随着她注视着月光,在夜晚,他的眸子也同样闪烁着光彩,鬼狐没有说话,低头看着莱娜。
“怎么?不信。”莱娜倾城一笑,眸子弯成了月牙儿,白质的皮肤披洒着月光的光辉,腮边也冒出两朵粉红,笑的十分甜美。
她点点嘴唇,“那你下来~我可是很担心你的。”
鬼狐看着她的眼中充满着笑意,有点无奈揉揉眉心,说实话他一直愧疚于莱娜,便点点头跳了下来,“怎么了?莱娜。”鬼狐比莱娜高一头,这样角度正好俯视着她,他默默的等待着莱娜的回话。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拥抱,他微微的睁大了眼睛,他这是愣住了, “莱娜,你怎么……”
她的头埋进他的胸膛,头蹭了蹭他,仿佛要深深的陷进去。
鬼狐的动作,在这一瞬间禁止了,他也不仅仅是诧异的看着他怀中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,他听见了抽泣声!然后,他无声的环抱住了她,感觉他抱得很紧,这个拥抱特别温暖,温暖到鬼狐不想放手。
他想一直拥抱着她,可是,怀中的人突然消失,他没有寻求到这温暖。
他看见她漂浮在空中 ......
不.......
她转向了另一方说着:“审批大人,在过一会就好。”
不.......
这是要做什么.......
他见她轻轻的飘了过来......
不.......不要!
她如蜻蜓点水般的吻住了鬼狐的嘴唇,在鬼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慢慢地离开,他们注视着。
他见她眼睛挂着晶莹的泪珠。
她却笑了,她说:“你看这样不就成了小红帽吗?”说着给他戴上了斗篷的帽子,自己也戴上了红色的帽子。
不要...
不要这样..莱娜..
他心里祈祷着。
她却拍了拍他的脑袋,笑着说:“我是一只大灰狼哟。”
他目睹她化身成碎片。
我喜欢你
她留着泪笑着,我喜欢你,鬼狐大人!
不要!
他伸出手,急切的想挽留她,可是她消失在了他的眼前。
身体化成碎片,那些残缺的碎片飘逸在空中,显得凄凉无比。
梦,惊醒了!
鬼狐坐了起来,他眼神空洞的盯着自己的手。
这一切难道是梦吗?鬼狐自嘲到。
忽然,天空下起了雨,大粒大粒的水珠砸在鬼狐冰冷的身体上,鬼狐失落的抬起头。
忽然,他睁大了眼睛,手僵硬的抬起,一根红色的发带被风吹落。
他接住那个红发带,沉默。
原来...这一切不是梦....
他紧紧的抓着发带,不甘心的咬紧牙,雨水滴答在鬼狐全身,分不清混在雨水中的泪水。
他眼里闪过一抹不安,一滴泪珠陨落在那根红色发带上。
他终究忍不住,使劲地拽着头发。
喉咙也发不出声音。他同样做着口型。
莱娜....我也爱你....
【鬼狐大人,我会一直陪伴着你,永远不会背叛,永远做您的护盾,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受伤,我会永远保护你,直到死,鬼狐大人,我爱你!】—莱娜
--end--